24小时服务热线:028-66998929
我要读: 初中 高中 本科 硕士 我要去: 我要找:
核心业务: 出国留学

美国留学热是如安在亚洲降温的?

学校网址:
学校地址:

原标题:美国留学热是如安在亚洲降温的?

   英国金融时报网6月12日颁发日经撰稿人Mitsuru Obe撰写的题为《美国留学热是如安在亚洲降温的?》的文章。文章说,枪支暴力频发和特朗普反移民立场削弱了亚洲学子赴美留学的兴趣,而亚洲日益优质的高等教育资源也吸引他们就近求学。

   对于理想远大的亚洲年轻人来说,赴美国学习一直是一个自然的选择。他们穿越浩瀚的太平洋,为的是拿一个有国际声望的学位,或许还可以尝试追逐美国梦。

   然而,亚洲地区越来越多的学生正做出一个重大的决定:在离家近的地方求学。

   要理解其中的原因,让我们从《泰晤士高等教育》最新的“世界大学排名”说起。亚洲有3所大学首次跻身该榜单的前30名,别的还有几所大学进入了前100名。越来越多的亚洲高校提供受到国际认可的学位课程,且这些课程通常以英语授课,学费也比“英语圈”学校自制得多。

   对那些巴望出国留学但财力有限或不肯意远离家人的学生来说,这为他们提供了更多选择。对一些人来说,这也意味着他们可以制止唐纳德·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的政治乱局。枪支暴力频发和总统的反移民立场也是令亚洲学子对美国退避三舍的两个常见原因。

   “除美国和英国外,学生的海外留学目的地还有众多选择,”乔治城大学教育学助理教授斯蒂芬妮·金说。“这一趋势反映学生流动的多样化和高等教育新中心的崛起。”

   对本年24岁、来自越南的Nguyen Huu Duoc来说,新加坡符合他的所有要求。他于2016年进入南洋理工大学攻读机电一体化专业的博士学位。新加坡“比东南亚其他国家发达”,他说。“并且离我的国家很近,我可以回去看望我的父母。他们希望我每年回去看望他们几次。”

   新加坡学生Leo Sylvia Han Yun选择了东京工业大学。23岁的她有一个先本性耳聋的妹妹,她选择主修临床生物学,希望以后用干细胞疗法为孩子们治病。“你能看到受疾病熬煎的痛苦,”她说。“孩子们不该该遭受这样的痛苦。”

   在选择求学目的地时,她不想冒险。“就我个人而言,”她说,“安适是第一位的。”诸如2017年初2名印度IT工程师在堪萨斯州一家酒吧里被枪杀,或本年4月3日在YouTube总部外面发生枪击案等事件令许多学生心生犹豫。

   有关亚洲内部学生流动情况的数据显示,在特朗普被选总统之前,这种转变就开始了,中国和日本等国家正成为更受欢迎的留学目的地。按照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和日本文部省的数据,2014到2016年期间,在日本留学的其他亚洲国家学生人数增长了36%,达到173303人,而在中国留学的其他亚洲国家学生人数增长了18%,达到264976人。

   此外,美国国内有关移民问题的激烈争论只会让更多学生对赴美留学三思而后行。

   特朗普政府还加大了对H-IB签证计划——允许美国公司雇佣高技能外国员工——的攻击力度。特朗普去年体现,这种签证“永远不该该被用来取代美国人”。

   “当美国工人获得公安然安祥公正的竞争环境时,没有人能和他们竞争,”特朗普说。特朗普的民粹主义言论赢得他的铁杆选民和一些左翼工会组织的好感,尽管商业团体对这种将国际人才拒之门外的做法体现担忧。

   就业前景充满不确定性,为什么还要承受在美国学习的昂扬成本,或沉重的学生贷款负担呢?

   “就我个人的情况而言,我不想冒这个风险,”在东京工业大学攻读机械工程专业的24岁印度研究生库马尔·席特哈尔塔说。席特哈尔塔每天要做长时间的研究,还有一份英语教师的兼职,同时还要往来于东京和其它城市参加求职面试。“日本有出色的技术,其他(亚洲)国家有市场,”他说。“我可以把两者联系起来。”

   无数的印度学生仍巴望在硅谷工作,在那里他们有可能追随谷歌首席执行官桑德尔·皮查伊或微软首席执行官萨蒂亚·纳德拉的足迹。一些家长抵押他们的房子,贷款支付子女在美国的教育费用。但席特哈尔塔不想让父母承担如此大的压力。

   无论学生们主要担忧的是枪支泛滥、移民政策还是求学成本,有一点是显而易见的:美国大学的国际学生人数不才降。在2016-2017学年下降了3.3%,为10多年来首次下降。按照总部在纽约的美国国际教育协会的数据,估计本学年又下降了6.9%。

   亚洲学生无疑是一个关键因素,因他们占美国国际学生人数的三分之二。总体而言,在美国2000万大学生中,国际学生约占5%。